您所处的位置: 首页 > 警营文化 > 文学走廊

一个警察父亲的叙说

发布时间:2017-12-31 新闻来源:安庆市公安局 编辑:汪志宏 点击率:


    做一个有担当有使命感的警察不易

    父母的眼里,一个当警察的儿子,仅仅是儿子;国家的眼里,儿子不是我的,是担负着国家的使命的警察。

    走出家门儿子是魁梧的硬汉,而留给家人是无限的牵挂和守望。

                                             ——题记

     

    2018年1月26周末的夜晚,天下着大雪,儿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里,我们端上热气腾腾的火锅,准备全家吃上一顿暖暖的晚饭,儿子的电话铃声响起,我们的心像这飘落的雪花带着的寒冷,令人战栗。

    “马上就来”四个字,短短的承诺,比一口热汤倒进肚里还快。案发地两条人命,让儿子来不及吞下第二口热汤,拎上两个馒头出警,成了习惯。

    责任、担当、使命,都不是我们父母考虑的。大雪、大山、刁老鼠崖,雪天生命的禁区,一个父母需要用怎样的话语来安慰,让儿子小心又小心,我拿不出半句妥帖的词语来宽慰一个警察的责任。我祈祷他一路平安,伴他如像雪花一样不离左右,盼他回复安全抵达的信息,像炉火一样猎猎。从七点,到十一点,我的手机才响起,他走了一半的山路,安全到达天华镇,顺利!

    二十八公里,用四个小时,这是顺利吗?这样的顺利要是能感动上天,它下的一定不是雪,而是泪。我默默的守着电话,到目的地还有一半大别山的路要走,有刁老鼠崖要翻越,有团坡岭要斜渡。父亲的黑夜比雪山的路漫长,比儿子的车子还要难行。

    大山深处,风推苍松雪自横,路行风口积雪深。一个警察的担当,在党的召唤面前,我的嘱咐显得多余,我发一个大拇指的图片,一半是鼓励,一半是祈祷。祈盼刁老鼠崖仄过人心的沟壑,只需要一个车轮的距离就可以翻越。

 

   

    儿子在县公安局刑警大队担任技术主任。贺姐、小宋、小方等等,都是他接到电话后要通知的队员,一个警察的父亲经常听到电话里这样叫,就记住了他的队友。面孔是模糊的,他们笑容一定像春天一样灿烂。微信圈里他们晒一起出警的面孔,汗,是留给我的,成功侦破的喜悦,是留给他们能踏实睡觉的枕巾的,我们洗去他们身上的汗臭,还给他们一身警服的正气,堆积在如花的岁月里,他们的骄傲,给父母一颗无愧之心。

    贺姐其实和我们是同龄人,八零后的他们都称他姐,格外亲切。八零后,新中国崛起的一代,他们背影不在金钱和利益里发臭,而在责任和奉献里坚守,他们的父母,虽不是金钱的富有者,却是精神财富的主人。

儿子从警十三年,有过立功,有过奖励,那是党的鼓励,人民的信赖。经历的担心,我们比十三年的岁岁月月相加还多。一根一根脱发,是孤独的守候;他的母亲,在担心里青丝一截一截移位,让白发铸就儿子对党的忠诚。

    惟愿他母亲的白发唤醒这雪的精灵,不像一六年那场暴雨,成灾。那次我看见他消失在滂沱的大雨中,写下一行诗发在《振风》杂志

 

    儿子,你好

    暴雨掀起狂澜

    再次把河堤的大树摁到

    紧急集合的指令

    刷爆你的手机

    你用背影去穿透密云

    只有雨不能感动

 

    儿子,你好

    三个昼夜的抢险

    父亲的心,七十二小时和你一道

    扛沙袋、挥铁镐,挽起双手的战友

    筑起人墙,洪峰低头咆哮

    钢铁的长城不倒

    磨破的双手,父亲看到

    泡烂的双脚,妈妈知道

    那身臭汗泥水的衣服,妈妈已经洗好

    肩上的破洞,妈妈也已补劳

    你扭伤的脚趾,还需时间的良药

 

    儿子,你好

    暴雨再次倾倒,河堤在管涌

    家,是那么的渺小

    千千万万的家和你一道

    筑起国之长堤,是我的自豪

 

    等暴雨过去

    我想让你好好睡上一觉

    你伤痛的脚丫

    妈妈会为你抹上药膏

    做一碗心灵的鸡汤

    把你和你的战友的伤养好

    围成一桌,你们是妈妈的骄傲

    像长城一样坚牢

 

   

    凌晨一点,安全抵达的信息,高过黎明的曙光,深的夜走出浅的人心,我拿出儿子留给我的二锅头,和自己干上一杯,让孤独独自徘徊,和儿子分享完成使命的喜悦,此时,一杯酒逼人的香气比被窝暖和,比太阳初上更加可爱。二杯下肚,看着儿子可爱的照片,我的心居然还这么年轻,他的笑容像这酒窝一样香甜,醇厚。

    我走出屋子,远方一片茫茫雪域,相信不远的远方,大楼上也有一盏不眠的窗灯在为他们守候,不眠之夜为了更多熟睡之人。守候的清冷在一个人的内心捂暖,像天安门的卫士一样,冷了一个人,暖了天下心。

(作者,曹中逵)